章节目录

  2020年7月18日【寄住老师家的日子】(十)严晶篇我的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抬头看到坐在对面写寒假作业的两个孩子,眼泪又流下来了。

  “脚怎么停了?”陈莉瞟了我一眼。

  我急忙继续用脚蹭着她的肉屄和吴伟的鸡巴。此时此刻,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双手被绳子绑在背后,上半身赤裸着,下半身只穿了条黑色的连裤袜。我的嘴里戴着大红色的口球,口水顺着下巴滴落在胸口。

  我前面是吃饭的桌子,在桌子对面坐着吴伟和陈莉,他们也都光着身子,只是陈莉脚上穿着我之前穿过的短灰丝袜。我的两条腿在桌子下面高高抬起,伸在他们下体处,帮他们足交。

  虽然我的脚可以架在他们椅子前部,但我的腿早已又酸又疼了。我不敢停下足交,因为他们不久前才把我折磨得快崩溃了,现在的足交运动算是休息。

  今天早上,陈莉给我的花茶里下了药,让我心性大乱,和他们做出了有违人伦的羞耻之事。药效过去后,我迷迷糊糊地记得刚才发生的事,但还没等我缓过劲来,他们又把我绑了起来,再次轮奸了我。

  现在是晚上十点,他们和我都已经累了。把我绑在椅子上后,他们一边要求我帮他们足交,一边开始写作业。

  我低着头默默地给他们足交,心里却不断骂他们是畜生。

  吴伟这混蛋本来就喜欢我的丝袜脚,但他一直都老老实实的,从来没有真正骚扰过我。他还帮过我不少大忙,最近对他的影响也大有改观,甚至开始有点喜欢这孩子了。但是他今天竟然这样对我!他下药强奸了我!强奸了他的老师啊!

  他和郭浩杰一样,都是畜生!都是混蛋!

  为什么陈莉会和吴伟一起强奸我?她可是女孩子啊,还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我那么疼她,为什么?她没有被吴伟威胁,她是自愿来强奸我的,这到底为什么啊?!

  我真是瞎了眼,家里养了这些畜生白眼狼!枉我还对他们这么好,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可是他们的长辈啊,是他们的老师啊!欺师灭祖!忘恩负义!你们该天打五雷轰!

  眼泪不断划过我的脸颊,我小声抽泣着,内心乱如麻,既屈辱又愤怒,但更多的是害怕和迷惘。平日里我经常会意淫幻想一些被学生强奸调教的情节,但这并不意味我真的希望发生这种事。

  “根本没心情写作业。”吴伟把笔一扔,拿着我的丝袜脚,用龟头在脚底猛蹭。

  “呜呜!”我感到脚底好痒,不安地扭动着身子。

  “不是说好了吗?玩归玩,学习可不能落下。你不能玩物丧志啊。”陈莉皱着眉头督促道。

  “唉!难怪说美人误国。这脚真的让我怎么玩都玩不够啊。”吴伟放下我的脚,用双腿夹着摩擦着,有重新拿起笔来。

  “哼,严晶这个老太婆就让你受不了,那本小姐亲自出马的话,你怕不是要精尽人亡,英年早逝了?”陈莉笑着说道。

  吴伟摇头道:“你知道我喜欢热妇嘛,尤其是像严老师这样爱穿丝袜,人又凶的热女教师啦。”陈莉没有回应,自顾自的专心学习。吴伟也低头重新学了起来。

  时间到了十二点,我的双腿已经没了知觉,我甚至怀疑会不会从此落下残疾。为什么放寒假了你们还要学习得那么晚?求求你们快点结束吧,我的腿吃不消了。

  陈莉看看手表,“那么晚了?今晚时间差不多了。”说罢,她与吴伟相视一笑。

  “来,严老师,我们去洗澡。”吴伟过来想拉我起来。

  我的腿不听使唤,又酸又痛,还发软无力。这双腿放下来后,我哪里还站得起来,只能伸腿坐在地上望着吴伟。

  他帮我揉了揉腿,犹豫了一下,就一把抱起我走去厕所。

  “呜呜呜。”我的头靠在吴伟的肩膀上微弱地摇着。

  吴伟把我放在了浴室,打开了热水,伸手试着水温。

  “呜呜呜!”我抬着下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表示想说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