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020年8月30日第48章“神仙姐姐”灵溪的诱惑老乞丐想将灵溪的手扯开,却怕会伤了她,在无奈之下,索性将插放在甬道里的前半部肉棒抽出。《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他转而用双手上下刺激她的敏感部位,上面抓捏她的乳房,下头揉搓花穴前方突起的圆嫩花核,让它更形圆鼓。

  老乞丐搂住灵溪的腰让她向前倾的身躯直起,毫无间隙地服贴在他身前,满是莹亮水渍的直挺肉棒却只是抵放在她腿间,暂时不再试着进入穴中,看能不能让她不再抗拒他的亲近。

  而本来还不安分地与老乞丐拉扯的灵溪,因为刚才开苞破处未久,娇嫩体弱,终究是累了,挫败之余也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爱抚亲吻,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反正只要老乞丐坚持,灵溪也对他无可奈何,就算她再不甘心、再不乐意、再难过……又怎样?

  除非她舍得下、放得开开苞破处之人,真的离开这个老乞丐,否则她不也只能认命,这辈子注定要与众多美女姐姐妹妹分享爱人?

  毕竟自己可以嫁入豪门老乞丐这样的爱郎疼爱,比黄圣依的那个鞋拔子脸教主扬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自己以后的影视事业也可以再上一层楼,转念间,灵溪接受了这些日子以来始终不肯面对的现实。

  但是在被老乞丐抱回床上时,她脸上止不住的盈盈泪水,就像是夏天的梅雨般,绵绵不绝地从眼中流出。

  老乞丐从上方看着被他放在床上,放弃挣扎却躺在床上无声掉泪的灵溪,她哭成泪人儿的可怜模样让他心疼得不得了,完全能了解她欲独占他的心理,也明白她是因为太过在乎自己的处子贞洁所以才会反抗他的亲近。

  老乞丐本想顺着她的意,不勉强她接受与他的交欢,但除了腹下急欲在她体内驰骋而尚未纡解的欲望之外,加上又想起他猎取灵溪是不可改变也无法挽回的事实,她晚一日接受也是得接受,却只是多为难折磨她自己而已。

  於是老乞丐思量一会儿后,不顾灵溪眼中的祈求,随手从床侧几上拿起一只莫约寸许的红翡玉盒,随之翻身跨上了床。

  打开精致小巧的玉盒,一股清冽的浓香就从其中散发出来。

  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漫在房内,当然也钻进他们的鼻间,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口气,将那股香气吸进肺腑深处。

  而本来还在掉泪的灵溪也被它吸引,止住了泪水眨巴着眼儿,好奇地打量着老乞丐手上的玉盒。

  “那是什么?”灵溪略带哽咽的声音忽然响起,不但让老乞丐心喜,甚至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她被开苞破处之后就不曾用这种不带讽意也不带火气的语气跟他好好说过一句话,她愿意开口好好地说话,被他视为她肯让步的表现。

  这句话虽然平淡无奇,只是一个问句,但也足够老乞丐高兴的了。

  而灵溪也没料到,上一秒还在哀哀切切地哭泣,下一刻竟轻易地被转移了注意力而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而且还是用从前那种略带撒娇的语气。

  不管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转变,对老乞丐来说都是好的反应,所以他马上回答。

  “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情趣物品……”老乞丐从盒里用中指及食指沾出了一团乳白色固状凝露,跨跪在她腰上,将指上的香物凑进灵溪的唇边,用诱哄的语气说道。

  “张开嘴……”凑进灵溪口鼻的香物,发出的香味更是浓郁,吸进那股甜香,她不自觉地听从他的诱导缓缓张开红滟滟的双唇,让他将指上的滑软凝露送进她的口中。

  灵溪用舌头卷舐老乞丐的指头,任由甜香在她舌上散开溶化在口腔内,然后将溶有香物的津液吞下喉中。

  她意犹未尽地用唇舌吸吮他粗糙的两指,感受一道灼热顺着她的喉咙滑下她的胃。

  “唔……”灵溪吸食着他手指的时候,老乞丐早按捺不住对她的渴望,另一手抓握住她雪白滑腻的软乳搓揉。

  见她的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老乞丐知道方才喂给她的凝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