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回来,使不上劲不说,反倒整个人都栽进了甄金怀里。

  第37章撇不清楚

  周泽安虽然没看出张涯的心虚,但张涯和甄金之间那种微妙的氛围他感觉到了,特别是甄金看着张涯的时候,眼神里全是毫不遮掩的欲望。

  季小萌注意到周泽安跟他吃饭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就皱起眉头,显然有心事的样子。季小萌窥探不到周泽安的心思,但隐约觉得是跟张涯有关。

  “张涯看上去和这个老板关系真好啊。”季小萌试探道。

  “嗯。”周泽安应了一声。心想这俩人关系当然好了,还没进包间就都勾肩搭背,进了包间指不定是什么样子。而且张涯这种种随时随地都能发骚的德行……张涯跟那人可能直接在包厢里都能搞起来。

  真不好说!周泽安一下子站了起来。

  怎么说张涯也是自家员工,不能给公司抹黑。周泽安随口说了声去洗手间就蹭蹭往包间那边走。

  然而人还没走到,敏锐的听觉就让他耳朵里先传来了张涯的呻吟。

  这个比妖怪还能发情的人类!周泽安怒了,他甚至都来不及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生气,身体已经先理智一步朝着那个包间直直走去。

  周泽安一脚将门踹开……包间里,张涯背靠着甄金胸膛,双腿分开坐在甄金怀里,上半身已经光着,牛仔裤也被半褪到膝盖,甄金把人搂在怀里,手正在张涯内裤里乱摸。门被踹开发出的巨响让甄金吓一大跳,紧张得手猛掐了一下张涯的唧唧……张涯痛得惊呼一声,被汹涌的情欲入侵的神智暂时清醒了一些,两人位置正对门口,张涯一抬眼就看见了周泽安。“赶紧……带我走……”张涯呼救。

  张涯的不对劲,甄金的心虚,还有空气中不太对劲的味道周泽安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登时比刚才更加愤怒,大步上前将几近全裸的人从甄金怀里抢了过来,又是当胸一脚将甄金踹到在地。“狗东西你敢给他下药!”甄金砸在地上,觉得自己可能被踢断肋骨了,然而眼前的男人的怒火却只增不减,看他的眼神阴冷到像是要吃了他……甄金瑟瑟发抖,想呼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周泽安还要动手,张涯趴在他怀里,揪着他的衣服下摆,“找个地方操我……忍不了了……”“妈的。”周泽安低声骂道。给甄金撂下一句‘你等着’,周泽安打横抱起张涯,集中力用了障眼法,抱着张涯从人来人往的餐厅穿过快步走向车库。

  张涯不安分地在他怀里扭动,如果不是他用手按着,张涯早就伸手去抚慰他自己那根涨得发紫,不停往外溢出腺液的阴茎。

  从餐厅到车里没多长的路,张涯后穴大量分泌的淫液已经将周泽安袖子都洇湿了一块。周泽安把人往后座上一放,张涯立刻双腿大大劈开,疯狂地撸动起他的阴茎,不断攀升的情欲之下,胡乱的套弄不仅没有任何缓解的作用,反倒让他更加饥渴难耐。

  “你快帮帮我……”张涯声音带着哭腔,伸手去抱周泽安,整个人爬到他身上,双腿分开跨坐在周泽安大腿上不住地磨蹭。“我要嘛………”周泽安单手压着自己的皮带扣,看着怀里神情迷乱的人,裤裆处也早就撑了起来。他也很纠结,虽然生理上很想要立刻操翻怀里的骚货,理智上却知道自己不想和这个人类继续纠缠下去。

  张涯蹭了半天也急了。“你要不行就快让我下去啊,我找别人!”周泽安闻言握住张涯的腰就将人推倒躺平在后座上。

  去他的撇清楚吧,反正现在他不想让这骚货被别人干。

  第38章蛇尾play

  周泽安低头将张涯直挺挺的那根含进了嘴里。被柔软的唇舌覆盖的快感让张涯挺身将阴茎送得更深,双腿架在周泽安的肩头,想把人拉得更近。

  蛇类的优势和本能在这时候体现出来了,周泽安吞咽的动作做起来毫无阻碍,不仅是张涯享受,周泽安自己也不讨厌这个这个微妙的过程。好在张涯下身光洁一片没有毛发,不会影响周泽安第一次给别人口的体验。

  周泽安凭着本能吞吐着嘴里本来就不粗的这根,扶住张涯的双腿,一直在给他做深喉。张涯被春药刺激得异常敏感,不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