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骂人。

  ……

  “趴好,腿再张开点,我看不见。”周泽安拿起枕头塞在了张涯小腹下。

  张涯像死鱼一样背面朝上瘫在周泽安家的床上。尴尬!丢人!还想着跟周泽安销魂一夜让他对自己从此上瘾一发不可拾!

  结果……

  凉凉的药膏仿佛也在嘲笑他红肿的屁眼!

  周泽安拍了拍张涯的屁股。“药上好了。”

  “哦……好……”张涯庆幸周泽安此时看不见自己的脸,他没勇气转过头去面对对方。

  “你今晚就睡这儿吧。”

  “好……谢谢……”

  周泽安离开前把药放在了床边,叮嘱张涯好好休息。回想今天这一天,周泽安也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就遇上了张涯这样的人类呢。

  第10章让你尝尝自己的味道

  张涯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小穴也不红肿了。他还特意把手伸下去摸了摸又捅了捅……不但一点事儿没有,连穴口比平时还要软几分!张涯好奇地拿起床头的药膏,看了半天也没看懂上面的鬼画符到底写了啥。周泽安到底给他涂了什么印度神油泰国神药?张涯神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一日之计在于晨,所以早晨就该日他个天昏地暗爽到嗨!走出房间他才发现周泽安家还挺大。昨晚光顾着丢人了都没注意,周泽安抱着他上来的地下车库是一个封闭的私人车库,车库以上是两层的别墅。

  “万恶的资本主义!”张涯嫉妒地想着,然后摸进了一间看上去像是主卧的房间。

  ……周泽安熟睡着,薄薄的被子并盖不住他下身明显的凸起,结实的胳膊还露在外面。张涯光靠脑补都要湿了。

  美好的早晨就来一个特殊的叫醒服务吧!张涯想着,掀开被子从床尾钻了进去。

  周泽安昨晚安顿好张涯也没心思出去再约一个,但他还在发情期,情欲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所以他对自己施了个法强制地进入了睡眠。

  然而梦里全是翻来覆去操张涯的画面。

  周泽安梦见自己在梦里把张涯绑在树上干,抱着在温泉里干,让张涯像马一样跪在地上,他的大肉棒就是马鞭,插着张涯往前爬。

  张涯在梦里被他干得爽得直翻白眼,大喊着不行了好哥哥你要操烂我了,在他把张涯的肚子都射满了,液从后穴里溢出来时,张涯转过头来说再这么下去屁股真的会坏掉,哥哥你玩我的嘴好不好,说着就乖乖地张开了嘴。

  周泽安清楚自己是在做梦,所以也不担心会伤着张涯,挺起腰粗暴地就捅进了张涯嘴里。周泽安的阴茎瞬间被温热的唇舌包裹住。可能因为梦里,他觉得张涯的口活比在公厕里的时候好多了,牙齿没有剐蹭到他,舌头也更会舔了,周泽安扶住张涯的脑袋在他口腔里猛烈地抽插。

  ……这边被窝里的张涯却是真的口得苦不堪言,眼泪都出来了。

  他本来只是想把周泽安舔醒,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泽安的腿就架在他肩膀上了,等他被迫做了好几下深喉想要起来时,周泽安的腿却死死地压住他让他无法动弹。

  张涯的嘴已经张到了最大,唇角也磨得发红,周泽安粗壮的阳物在他嘴里抽插,张涯努力忍住干呕,卖力舔弄吮吸着肉棒,他现在只希望周泽安能赶紧射出来。

  周泽安又是一阵快速的顶弄,在张涯实在忍不住要把他掐醒的时候,射了出来。积攒了一晚上的液浓且多,再加上插得太深,张涯被射出的液呛着了。可能是高潮让周泽安放松了下来,张涯挣脱了他爬起来就是一阵干咳。

  这一把高潮的感觉太强烈,周泽安猛地从梦里醒了过来,一睁眼就是张涯从自己胯下爬起来嘴角的液还在往下滴的画面。

  张涯咳了半天,可算缓过劲来。回头冲着周泽安就是一顿抱怨。“你要呛死我啊!昨天早上不是做过了吗?怎么还这么浓!……对了,早上空腹吃液会拉肚子吗?”周泽安还处在分辨梦和现实的愣神中。

  见周泽安不回话,张涯索性凑过去就吻住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