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待到检查结束的时候,沈嘉玉的身t已经彻底地陷入了虚脱之中。

  沈嘉玉瘫在桌上,身t无力地舒展着,嫣红外露的x口黏答答地挤出一gu又一gu的白jing,将泛着桃粉se泽地nengt濡得满是稠黏yye。

  医生掰着他的腿,用带着手套的两根指头,撑开他滑腻腻的热烫nvx,敞开其中脂红剔透的水nengxuer0u来。东瞧西看地望了好久,最后拉扯着那绵软堆砌着的红r0u,搁在指尖玩弄了一会儿,慢悠悠地笑道:“好了。”

  沈嘉玉哆哆嗦嗦地从仪器台上爬下来,雪白的腿根儿微微地ch0u搐着,几乎连站也站不稳了。被y弄过久的x眼儿sh漉漉地大张着入口,被t0ng弄得咕滋淌汁。许多yye顺着他优美细瘦的长腿一路流下,漫过脚踝,些许流淌进足趾间雪白的缝隙中。

  医生瞧见他那魂不守舍的失神模样,微微扬了扬眉毛,从一旁的柜子上取出了什么。那东西装在塑料制的消毒包装内,被他脱下了手套而显得尤为细白修长的手慢慢撕开。随后取出一根似乎是玻璃bang的东西,轻轻点了点沈嘉玉,对他道:“沈老师,背过身去,把pgu撅起来。”

  沈嘉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奇怪地问了一句“医生?”,却被对方不轻不重地瞪了一眼。便只好乖乖背过身去,对着身后的男人抬高了pgu,露出腿间ymi不堪的nv花来。

  他被那些学生们玩弄得失了禁地尿孔还在颤巍巍地收缩着,露出一点儿嫣红娇neng的芯r0u,sh漉漉地流着水儿。nvx更是被t0ng得酸涨不已,g0ng口松弛,连咬紧的孔眼儿都开了,像是一朵绽开的芍药,极为y1nyan地舒展着yan丽鲜红的nengr0u。滑腻腻的白jing从ch0u搐着的红r0u间被一gu一gu地推挤出来,发着微弱而ymi的黏腻水声,漫过娇yanyu滴的尿孔,从高高肿翘着的nv蒂,一滴滴地砸落在地上。

  医生走近了他,取来一张sh巾,掰开沈嘉玉的tr0u,将sh巾猛地压在了他的nvy上。烫热的掌心毫不留情地碾压着红彤彤的鼓胀花户,将两瓣花r0ur0un1e得娇yan狂颤。一点儿挺翘红蕊饱满如珠,y涨发热地贴在sh巾之下,随着掌心的来回r0u动而被拉扯得几乎变形,发了疯似的ch0u搐起来。

  沈嘉玉呜咽一声,原本默默淌水的尿孔受了刺激,忽地又喷出一道儿汁儿来,迅速地尿满了整张纸巾,把医生的手都弄满了shilinlin的尿水。他既羞耻又狼狈地站着,努力夹紧那两处不停地流着水儿、喷着东西的失禁roudoong,却只能无能为力地ch0u搐着大腿,被快感b得站在空气中摇摇yu坠。

  “你下面的尿洞被c班的坏学生们暂时玩坏了。”医生冷冰冰地继续把玩着他肿yan不堪的花户,将两只娇x玩弄得汁水喷s,“我现在没有办法帮你修复,只能给你的尿孔里先找些东西堵上,免得动不动就sh了k子。你也记得去买一些纸尿k穿上,免得在大街上走着走着突然漏了尿,弄sh了衣服,脸上不好看。”

  “好、好……”

  沈嘉玉哆哆嗦嗦地应着,哭泣着低喘了一声。他只觉得身后人用两根手指,拉扯开他sh肿得一塌糊涂的唇x,将拥堵在尿眼儿附近地软涨红r0u层层剥开。随后t0ng进来一根约莫圆珠笔大小的玻璃细bang,松松地送进来,简单t0ng了几下,而后猛地贯穿,将整只玻璃bang噗滋一声,尽数贯进了沈嘉玉的尿道。

  沈嘉玉抖着身子,细细地颤了一会儿,感受着那根玻璃bang黏附住他xr0u的轻微吮x1感。过了好久,才慢慢适应了尿道中多了一根异物的感觉。那根玻璃bang强y地占满了沈嘉玉的娇neng尿眼儿,把整只窄x内的yan烫红r0ux1咬得咕啾有声。仿佛陷在了无穷无尽的失禁中的无力感慢慢地消失,最后化作su麻暖烫的快感慢慢填满了小腹。

  沈嘉玉难耐地sheny1n了几下,被那根手指更加用力地将玻璃bang向前推了推,直到咕滋一声,尽根没入。红腻滚烫的xr0u重新推涌而上,淹没了那根剔透小bang,只露出丰满肥neng的细尖儿和一只极为窄小地娇俏x眼儿,sh漉漉地含着水珠儿,默默翕动。

  “这样就好了。”

  医生拍了拍他的pgu,瞧见那红肿yan丽的tr0u微微地颤动,这才满意地叫沈嘉玉提了k子,出门离开。

  沈嘉玉颤着身t,慢慢地走回宿舍。被堵上了的尿孔已经不再如之前那样滴滴答答地漏着尿,但是挨了玩弄的nvx却无力得厉害,连腹腔内的那一汪yye都含夹不住了。黏稠的jing水顺着腿根儿慢慢地流下去,将脚踝沾染得晶莹透亮,在yan光下微微地泛着光。

  路过三两学生,瞧见他双腿发颤、又jing疲力竭的模样,互相看了一眼,凑上来问:“老师怎么了?身t不舒服吗?要不要去保健室看一看?”

  “不、不用了……”沈嘉玉气息微弱地回答,“我才从那里回来。”

  “是吗?”那几个学生便笑了起来,“陈医生还是那么严苛呀,看把老师弄得,都软成了这个样子。”说着,凑上前来,搂住沈嘉玉的身t,将手搁在他微微凸起的滑腻小腹上,m0着雪白细腻的皮r0u,低低感叹道,“老师是不是才和人做过ai?肌肤这么烫,还流了这么多的汗……老远就闻到老师身上的那gu子y1ngdang香气了。”

  “松、松手……”沈嘉玉难堪地喘息着,在他的怀里微微挣扎,“刚刚才给学生们上过一次课……唔……你们不能再……哈啊……!”

  他话未说完,声调便骤地一变,整个人都宛如受了惊的雏鸟那般,瑟瑟地抖着身子,恐慌地蜷缩起来。被yye浸透大半的k子滑落到腿弯,露出红痕斑驳的雪白长腿,两瓣翘tneng得如同结在枝头,红润饱满的蜜桃,tr0u微微地颤着,露出嵌在t心的那只汁水淋漓的娇yannvy。

  学生微微地笑着,将t0ng入沈嘉玉nvx大半的矿泉水瓶松开些许,瞧见那密密层层、紧紧si咬着瓶壁的红腻nengr0u忙不迭地痉挛着,将瓶子吞吐着挤出些许,随后又垂着眼狠狠一送,只听身下人骤地尖叫一声,那sh肿娇neng的g0ng口便已牢牢吮住了瓶口的盖子,失禁般地微微收缩,将瓶口吞入更深。

  yan红se的r0u贴着透明的瓶壁,被坚y的边缘蹭磨顶弄得黏答答地出着汁儿。学生拉扯着那只牢牢塞进沈嘉玉g0ng口的水瓶,毫不怜惜地t0ng入、扯出,瞧见那一团g0ng口被自己t0ng弄得宛如被撬了壳的软蚌一般,绵绵密密地吐出透明黏腻的泡沫,濒si般地ch0u搐,又难以抑制住源源不绝的快感,啪嗒啪嗒地向着瓶中流喷出黏稠透明的yye。

  沈嘉玉被那只矿泉水瓶j得浑身发软,四肢瘫成一团地被这几个学生抱着,脱了k子,抬着pgu,夹着那一只水瓶被肆意玩弄。粗大的水瓶毫不留情地贯穿了他的g0ng口,捣得他小腹又酸又痛,几乎站立不稳。被玻璃bang堵住了去处的尿孔涨得突突发麻,几乎b近penn1ao失禁的快感在他腹腔内横冲直撞,b得沈嘉玉双眼翻白。

  他艰难地捂住小腹,快要尿出的冰冷快感却被那一根玻璃小bang牢牢堵住,sisi塞在尿道中,无论如何也排泄不出。他难耐地sheny1n一声双腿颤抖着分开些许,随后将两根手指伸向腿间那一点儿肿胀娇立的蕊蒂,将紧紧贴合着瓶壁的红腻唇r0u缓慢剥开,随后将指尖微微探入尿孔,试图将那只堵了他下腹x孔去处的玻璃bangch0u出来,以稍微轻缓一下那被b得过狠的汹涌溃意。

  “老师这才被学生们玩了几下啊,就这么快变成发sao的母狗了。”那几个学生嬉笑着道,“是不是t0ng进老师g0ng口的时候特别爽呀?用瓶子t0ng老师,一眼就能看到老师子g0ng里的模样,特别饥渴地含着瓶口,ch0u搐得特别厉害。这么漂亮的xr0u,cha起来也肯定特别美。老师喜欢被cha吗?yda0和肠道,更喜欢哪个被cha啊?”

  “喜欢……啊啊……老师喜欢……”沈嘉玉恍惚地趴在那学生身上,急促地喘息着,抖得如同筛糠一般,nvx却紧紧地夹着那只矿泉水瓶,喷出许多gu汁ye,黏腻腻地淌到瓶底,“都喜欢……只有是被大ji8cha老师身上的y洞,老师……嗯……老师都喜欢……”

  “果然是只活该挨c的母狗。”几人对视着笑了几声,纷纷脱下k子,“老师别急,现在就来ca0n1,让你好好爽上一爽。被一个瓶子t0ng了这么久的sa0xue,是不是想ji8想的要si了?这么多水,是不是在幻想被ji8t0ng进来的时候流出来的?”

  “嗯……啊啊……是、是的……”沈嘉玉难耐地后仰了头,露出一段雪白优美的颈子,喉结微微滚动,“老师想被你们c……啊……来c老师……把、把老师c成母狗……”

  “老师,”一个学生慢悠悠地把瓶子从他的nvx内慢慢ch0u出,拉扯出一团娇neng滑腻的红r0u来,疯狂地ch0u搐着堆在x口,“你现在,不就是一只母狗吗?”

  他说完,挺起粗如儿臂般的硕大ji8,对准那处shyan透红的ch0u搐nv户,猛地一送,狠狠t0ng进沈嘉玉的sh滑y道之中,贯穿了松弛滑腻的yan丽g0ng口。

  沈嘉玉的眼睛翻了翻,如断了电似的瘫在这人怀里。对方拉扯着沈嘉玉,将他趴伏在一棵树上,迫不及待地便扶了他的腰腹,掰扯着他的tr0u重重顶撞起来。沈嘉玉攀着树身,微微b0起的roubang在树皮上来回摩擦。黏答答的jingye从jing孔内一gugu地冒出来,很快洇透了一片树皮。两瓣t被掰得极开,仿佛是被横切着露出雪白果r0u的饱满桃子,shilinlin地流着水,露出中间那枚鲜红肿胀的果核。

  沈嘉玉早已被连续不断的j1any1n玩弄透了,nvx松垮垮的,活像是一只失了松紧的套子,只能滑溜溜地裹着那根t0ng入ch0u出的ji8,被g得汁水喷溅。层叠细腻娇neng的r0u缠缠绵绵地吮着guit0u和j身,只有在t0ng穿g0ng口时,才会微微地ch0u搐几下,无力地收缩。可饶是如此,将胯下人g得汁水淋漓,y叫喷汁的心里快感仍是给这几个学生极大的满足,捉着他红肿不堪的nengt,连g了几百下,这才意犹未尽地s了jing,将一泡腥咸白浊注进沈嘉玉的子g0ng里。

  沈嘉yutu1都是哆嗦的,他扶着树g,蹙着眉吃了这几个学生y肿不堪的ji8的t0ng弄,又默默含紧那几泡浓烫浊jing,被烫得浑身发颤。guit0u自他nvxch0u出时,便带出了一声极响的“啵”声。随后便是大gu大gu的白jing,从ymi得不堪入目的嫣红x口内疯狂淌出。啪嗒啪嗒地掉在沈嘉玉的k子上,很快便浸透了大半布料。

  那几个学生帮他把sh透了的k子慢慢系上,瞧见那被泪浸透的浓密睫毛,微微刮了几下,将泪水收进手里,随后笑道:“老师下次去生理室值班,可要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去专门拜访老师!”

  沈嘉玉应了一声,被他们扶着系紧了腰带。这才跌跌撞撞地离了他们,走去了宿舍。

  第二日,轮到沈嘉玉生理室执勤。

  先前为他介绍学校的老师已经对他详细地讲解过,说了一通关于生理室执勤的事情。这工作可以说十分轻松,对于不受欢迎的生理老师而言;也可以说十分辛苦,这便是在说十分受老师喜欢的老师了。

  每日课程有限,生理课自然不可能在每周的课程b例中占据多少时间,但有需求的学生却很多,总不能一直b迫着全t学生用仅仅一节课的时间,一起享用一位来上课的生理老师。自然,便有了生理室这种东西,来满足那些没有发泄够yuwang的学生。沈嘉玉之前碰到的那学生提到的周老师便是其中一位颇受欢迎的老师,总是有数不尽的学生来生理室寻求帮助。于是很快的,这位周老师便在来学校教书的短短半年内,被学生们成功地c大了肚子。

  沈嘉玉坐在屋子里,先去为自己换了一身值班时需要穿的衣服。学生们的喜好不一,但最为方便的则是c弄墙上嵌着的壁尻。身t被嵌在墙上挨c,自然不b躺在床上,又或者趴在桌子上轻松,因此便总要多准备一下,免得来的学生过多,到时候措手不及。

  只是他还没有准备好,便听到了门被敲响的声音。

  几个学生走进来,看见刚换完衣服的沈嘉玉,冲他微微笑道:“沈老师好。”

  沈嘉玉冲他们微微点头,面se红了些许:“你们是来做生理辅导的吗?”

  “是呀。”那几个人笑眯眯地道,“听说今天是沈老师上班,我们就火速请假赶了过来。老师开心吗?”

  沈嘉玉窘迫地点了点头,问他们道:“那是需要在哪儿辅导?是床上?还是……”

  “想在桌子上,就在老师办公的这张桌子上。”那几人中看着是领头的人开了口,指了指他身后,眼睛弯了起来,“还想让老师给我们k0uj。”

  沈嘉玉乖顺地跪到地上,用嘴去咬他们拉上的校k拉链。对方抱着他的头,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将他的嘴按在微微发涨的r0uj上。沈嘉玉将舌头微微伸出一些,将guit0u含进口中。烫软sh滑的舌尖便抵住jing孔间的那一处小小孔隙,极为缓慢地向下推去,g缠着细细吞吐,直到每一寸的皮肤沾满晶亮温热的唾ye。

  guit0u迅速地涨大了数分,y挺挺地戳在他的咽喉里,搅得喉头nengr0u瑟瑟发颤儿。沈嘉玉喉中闷出一声低哼,濒si般地呼x1着,将那根ji8吃进喉中,软nengneng的喉r0u微微痉挛,收缩tianyun着guit0u两侧的边缘。舌面在粗糙地j身上线攒动,黏烫的唾ye顺着j身缓缓流下,一直洇进浓密杂乱的根部耻毛。

  沈嘉玉急切地吮t1an着口中的这一根r0u物,鲜红舌尖抖动不止,来回吞咽x1咬。那学生sheny1n一声,将腰胯向上重重一顶,直接贯穿了沈嘉玉的口腔,将guit0u用力顶进他的喉咙。腥臊滚烫的白浊水柱般地倾泄出来,稀稀拉拉地喷在沈嘉玉的喉咙上,烫得他浑身一抖,呜咽着ch0u搐起来。

  过了许久,那学生松开按着他后脑的手,瞧见沈嘉玉眼眶周遭晕开的浅红,t1an了t1an唇,道:“沈老师,我想ca0n1。”

  沈嘉玉“嗯”了一声,乖乖坐到桌子上,对着那个学生分开两条腿。嫣红nv花早就在刚才的粗暴k0uj中微微有些sh了,剔透晶莹的黏yesh漉漉地含在透亮脂红的x眼儿里,像是将坠不坠的露水。他垂下头,将两条腿掰得更开了些,随后拉扯着花唇两旁肿胀不堪的红腻花r0u,ch11u0lu0地敞开其中娇yanyu滴的nvx,细细喘了一会儿,m0着对方的roubang,浅浅吞吃进去些许。

  那学生看着他的动作,轻轻一笑,腰胯随着他吞入沉身的动作微微一送,便整根贯穿了这只娇腻红yan的nengxue。

  “老师……啊……好粗……老师、老师要被你的roubangcha破了……”沈嘉玉难耐地sheny1n了一下,紧紧夹住了对方cha进他yx里的ji8,“cha到老师的、唔……g0ng口了……好大……哈……老师好舒服……”

  对方随着他的sheny1n缓缓挺送起来,扶着那白鱼似的雪腻细腰,一下一下地凿着沈嘉玉深处紧紧闭合着的g0ng口。沈嘉玉昨日才清洗了一回,g0ng口烂熟得宛如一团拧烂了的残花,sh漉漉地阖着嫣红花瓣。如今有这般烫热如铁的y物狠捣猛送,不过几下,便轻易地t0ng开了那处闭合着的软口,捣进酸痛不堪的yg0ng里,抵住娇neng滑腻的g0ngr0u,时轻时重地撞送t0ngcha起来。

  沈嘉玉捂着小腹,蹙着眉头,“啊”地低呼一声,随后便软绵绵地扶住了对方的肩膀,哆嗦着瘫在桌子上。

  对方扯开他x前的衣物,抓住那两团柔neng雪白的n,在掌心来来回回地r0un1e。两枚neng翘rujiang早已饱涨如樱,在空气中盈盈的挺着。舌头轻轻卷上去,细细一吮,便如剥了皮的的葡萄那般,果r0u饱满,满口生津,neng得几乎化了。

  这学生抓着这两团bainengxueru,弯下身来,用牙齿叼着neng软rr0u,来来回回地啃咬厮磨。沈嘉玉难耐地sheny1n一声,搂着他的身t细细地抖。xr0u痉挛似的紧紧夹着那一根烫热r0u物,活像是一滩缩起身t的海绵,又软又腻,又sh又黏。对方掰着他的腿,一直压到x前的两只nengru上,下身飞快地拍打着身前这松软敞开的鲜红yinxue,cha得滋滋作响。g0ng口被又急又快地t0ng弄开,红彤彤地鼓着,绽开一朵极yan的花口,又缓缓地痉挛着将guit0u吞入g0ng腔,用沾满y汁的g0ngr0u细细吮弄,含x1得j身水润发光。

  沈嘉玉艰难地喘息着,腰身被对方握在掌中,贴着雪白肌肤上沁出的温热汗珠儿细细抚m0。那粗长roubang狠狠破开他娇腻sh缠的yinxue,t0ng得红r0u颤颤ch0u搐,直将柔白小腹上微微地凸起一块,随着ji8的cha入ch0u出而微微起伏。

  “好烫……好粗……啊……不、不要……老师、老师要不行了……”沈嘉玉低低地哽咽着,“老师、老师要被你的大ji8csi了……哈……不要c老师了……老师的g0ng口快、快被你t0ng坏了……呜呜……慢、慢一点……啊啊……老师要si了……爽si了……啊……好舒服……”

  “老师夹得好紧……”对方粗暴地r0un1e着他的n,赞美似的感叹道。他将雪白rr0u抓的青筋崩现,溢在指缝的间隙,仿佛一团快要被抓散了的雪,“g0ng口也好neng,又sh又软,好会x1啊……”

  沈嘉玉细喘着收紧了手指,温热汗ye顺着他的额角流到下颌,又从优美jing致的喉结上滚落到颈窝。他被对方抓在掌心中,两瓣雪t被拍打得啪啪作响。雌花张得极开,红腻肥neng的唇r0u近乎破裂似的一直被t0ng到腿根儿的地方,sh漉漉地绽着,吐出一点儿黏sh剔透的yye。粗红r0uj在那分开的一小点儿x眼儿里悍然ch0uchaa,直捣x心,连g0ng口都被t0ng得又酸又痛,像是快要坏掉了那般无力ch0u搐着,红彤彤地外翻出些许软r0u,随着一下下的凿弄细细发颤儿。

  那学生在沈嘉玉的雌x里cha了数百下,t0ng得他浑身腻sh,四肢瘫软,这才搂着那雪白柔腻的腰腹狠狠一送,贯穿了沈嘉玉的g0ng口,把颈口nengr0ut0ng得瓣r0u迫绽,这才喘息着s了出来,把一泡n0ngj1n灌进对方的y洞里。

  沈嘉玉的身子微微ch0u搐了几下,软倒在这学生身上。他微微地喘息着,晕红的眼角流着泪,浑身软得如同春水一滩。对方扶着他的腰,从那处娇腻雌x里缓缓退出来,便瞧见雪白的腿根无力地ch0u搐几下,一gu稠浓白浊忽地从嫣红x眼儿里挤出,啪嗒一声,就落在了地上。

  沈嘉玉张着腿,失神地仰着脖颈,困难地喘着气。只是还未等他缓过来神志,便只觉得涨麻不已的nvx忽地又t0ng进来一根东西,又凶又快地捣进他g0ng口,直抵住那缓缓淌出来的一团n0ngj1n,冲杀至子g0ng的nengr0u里。捣得他双眼翻白,浑身发抖。嫣红唇瓣张了又抿,最后只能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丝泣音来,抱着对方的身t微微ch0u搐。

  这几个学生抓着他的腰t,各个使足了力气,轮番捣弄了几百下,直把沈嘉玉g得又哭又叫,s了一回又一回,连两条腿都肿红得不堪入目。一朵雌花红彤彤地鼓出来,饱涨着猩红滚烫的花r0u,在粗红roubang的t0ngcha下完全绽开,敞着足有拇指宽的嫣红roudoong,黏糊糊地流着稠白汁水。

  他们将恍惚喘息着的沈嘉玉抱起来,平放在桌子上,r0u着那两团柔软翘立着的nengru细细r0un1e。沈嘉玉低低地sheny1n一声,微微蹙了眉头,温热汗水从他光洁细白的额头上流下来,他喘了几下,捂着腿间仍旧无力ch0u搐弹动着的靡yannvy,手指略略探入,堵住那潺潺流出的浓白jingye,从桌子上半支起了身子,问道:“可以了吗?”

  “很舒服。”他们几个笑眯眯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沈嘉玉,“沈老师的xia0x好neng,c起来b周老师的还要爽上好多呢。”

  沈嘉玉微微红了脸,刚想说些什么,就忽地又听见屋外传来了许多脚步声,接着便是许多人出现在屋内,十分有兴味地盯着他被r0un1e拍打得红肿挺翘的pgu,纷纷笑着说:“老师,我们想要壁尻。”

  说着,也不管沈嘉玉究竟有没有同意,便走上前来,笑眯眯地抓了他的胳膊,将他往着墙的方向带去。对方显然已经对生理室的摆设十分熟悉了,便几下将那墙壁打开,将四肢酸软着的沈嘉玉丢上去。随后便按了旁边的一处按钮,看着那墙壁将沈嘉玉慢慢罩进去,过不多久,便只剩下了一只浑圆挺翘的沁粉桃t,r0u嘟嘟地嵌在墙上。中间的nv户y肿不堪地绽着,豁开一枚极其yan丽的胭脂y洞,黏糊糊地淌着jing。

  墙壁上出现了一只机械小手,很快对准了墙壁上嵌着的那只肥nengpgu,猛地一扎,直直t0ng进那绽开的娇yannvx里,捣得nvx一阵无力ch0u搐,随后便听见吱呀吱呀的冷酷旋转声,那探入nvx的小手缓缓张开,将嫣红xr0u慢慢顶开,烫红滑腻的r0u痉挛着被缓缓扩张放大,很快,便露出了一只足以含下拳头的猩红y洞。黏稠白浊从xr0u上一滴滴的缓缓滴落下来,坠到nvx底端的ch0u搐g0ng颈处。那g0ng口早已被先前几个学生的轮流j1any1nt0ng弄得松垮不已,sh漉漉地张着松子般大小的x眼儿,哧溜一声,冒出一gu子黏腻白jing。

  一只高压水管突然出现在yinxue的附近,刷地一下,打开了水管的出口。清亮透彻的水ye哗啦啦地直冲进那张开到极致的y洞,把嫣红xr0u冲得哗哗直响。沈嘉玉近乎崩溃地尖叫一声,只觉得g0ng口仿佛被那水流直直劈成两半,斩入子g0ng,冲得小腹都咕溜溜地激荡不已。被堵住的尿孔疯狂地ch0u搐吮x1,将冰冷的水ye含进些许,又痉挛地推挤着含在尿孔内的玻璃bang,肿胀地吐出些许,在ymi不堪的nvy处剔透地顶出了一个尖尖的小洞。

  对方冲洗了许久沈嘉玉的nvx,直将那稠腻jingye冲去大半,这才r0u着那无力ch0u动的猩红软r0u,微微地r0u了几下,瞧见那从g0ng口缓缓流出的清黏y汁笑了笑。对方瞧见那堵在沈嘉玉尿孔里的玻璃bang,惊奇的“咦”了一声,随后拇指捻住那根小bang,十分有趣地问:“沈老师这么sao?连尿孔都非要喊人来c一c才舒服的吗?”

  “不、不……不是的……啊啊……”沈嘉玉惶恐地摇着头,nvy绽着嫣红的皮r0u,贴着对方的掌心,无力至极地细细ch0u搐,“只是……只是老师被弄得失禁了……要是、要是不堵着尿孔……老师就会很容易尿出来……啊啊……”

  “被弄到失禁了?”对方扬高了声音,“老师其实巴不得被我们的ji8给1unj到失禁吧?毕竟一提起来把老师弄坏的事情,老师的yinxue就要兴奋得要si地hanzhu我的手指,又x1又夹,不知道有多喜欢呢?”

  “嗯嗯……啊……哈……老师、老师……没、没有……”

  “真不喜欢?”那人夹住他尿孔内牢牢含夹着的那根长bang,缓缓向外ch0u去,“老师口是心非哦?”

  沈嘉玉浑身剧烈颤动着,nvy疯狂地ch0u搐起来,红r0u叠缠着细细绞住那根玻璃细bang,整个人软得几乎瘫成一汪春水。他低低地哽咽着哭泣出声,双手艰难支撑着地板,自y腔内喷出一gu又一gu的清透黏ye。x1shun着bang身的红r0u几乎与玻璃bang黏缠为一t,被拖扯着拉出neng软红尖儿,仍旧在细密地x1咬着那bang身,g出一道yan丽yu滴的鲜红蕊尖儿,neng生生地绽在空气里。

  沈嘉玉哭叫着喷出一gu尿ye来,被堵了许久的尿孔终于有了倾泄的去处,登时发了狂似的,cha0喷出一gu又一gu的尿水来。被拉扯出t外的neng红软r0u被水ye冲击拍打得摇摇yu坠,东摇西晃着抖开猩红的软尖儿。沈嘉玉崩溃地抓住x前剧烈颤晃着的两团nengn,胡乱地扯动着两枚肿胀不堪的肥软n头,哭着喊叫出声:“老师、啊啊……老师喜欢……老师喜欢被你们玩……嗯……哈……把老师玩坏吧……c坏老师的saob……把老师c到失禁……嗯嗯……变成你们的母狗……老师想吃你们的jing……”

  “这样才对。”对方就笑,“老师明明是个sao的不能更sao的大saohu0,想被人c想的不得了,为什么偏偏要口是心非,推三阻四呢?”

  他笑了一会儿,随后也不在多余废话。拇指堵了沈嘉玉不停喷着汁水的尿孔,腰胯一送,便轻松地贯穿了他松松垮垮的yan丽g0ng口,心满意足地一直t0ng进那cha0热neng软的子g0ng里。

  这子g0ng娇neng得很,明明不知道挨了多少ji8的c,也不知道吃下了多少男人shej1n来的腥臭黏jing,偏偏又软又滑,又neng又紧,只随便cha弄几下,便滑溜溜地喷出来黏稠的yye,活像枚汁水充沛的橙子,轻轻一搅,便汁水横流地软做一团。露出晶莹剔透的娇yan软r0u,sh漉漉地裹着t0ng入其中的异物,乖顺不已地默默含x1。

  他抓着沈嘉玉的pgu,蛮横地摆腰t0ng弄着,囊袋拍打在肿红nvy上,撞的啪啪直响。沈嘉玉又哭又叫地sisi抵住那箍紧了他腰腹的墙壁,nvxch0u搐得宛如电流击打穿透了一半,疯狂地痉挛着,sisi咬住那一根粗黑roubang,被c得汁水横流。起伏不定的甜腻sheny1n自墙的另一端传来,叫这群摩拳擦掌的学生恨不能早点抢到位置,好叫这被禁锢在墙里的沈老师早日享用上自己的ji8,狠狠地爽上一番。

  这壁尻墙做的可谓十分贴心,沈嘉玉上半身虽然堵在墙的另外一端,诸人望过去,只能瞧见那只嵌在墙上、浑圆挺翘的雪白pgu,可却在另一面墙上投影了数块屏幕,详实地放映了墙后那边的人挨着c时的娇媚神态。数台摄像头将只探出上半身的沈嘉玉抓在眼中,自前后左右,上下侧身数个地方,记录着他被学生们c得si去活来的模样。

  这些学生们牢牢盯着那屏幕里汗sh淋漓,雪白发光的柔腻身子,瞧见沈嘉玉难耐地捧了两只大n,失控地来回揪动着肥硕n头,上半身被身后的ji8cha得微微摇晃。漂亮的眸子早已经失了光芒,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水雾,失神地随着起伏摇晃的身躯而溢出泪水。雪白的皮r0u细细地ch0u搐着,温热细汗慢慢地顺着他的颈子流下来,时而紧张地急促喘息,时而缓缓地低声sheny1n。待被c得狠了,便是惊恐地挣扎着,细腻的手掌贴着冰冷墙壁,剧烈地挣扎着,试图想摆脱这一堵厚厚砖墙。扭头朝那墙上望去,便瞧见一只肥硕neng肿的雪白pgu无力地颤着,拼命地朝着墙洞里钻去,连腰胯附近的滑腻皮r0u都被挤得发红变形。那一只挨着c的nvx更是疯狂地痉挛着,sisi咬住飞快进出的ji8,被cha得汁水飞溅,yan光四s。

  沈嘉玉胯间的roubang仿佛失了禁,别说或是黏稠、或是稀薄的jingye,便是淡h的尿汤,都胡乱地被狂c着溢出了许多。他被g得挣扎了许久,忽地尖叫一声,崩溃地哭泣着没了动静。雪白的身子瘫软作一团,头颅微微地垂着,两只眼睛都翻了白。嫣红的唇瓣无力地张着,只见那唾ye沿着微肿的唇珠缓缓滴落,一滴接着一滴,像是止不住了似的,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

  这人忽地重重一t0ng,轻松贯穿了沈嘉玉无力ch0u搐着的g0ng口,将一泡n0ngj1n浇在那cha0热g0ng壁上。沈嘉玉似有所觉地哆嗦了一下,脚趾被烫得微微蜷起。那人将ji8缓缓ch0u走,便瞧见一枚合不拢的嫣红roudoong,骤然绽放在那嵌在墙上的肥nengpgu上。深处的那只娇yang0ng口敞着枣子般大小的口儿,仿佛呼x1那般静静翕动,冒出一gu儿稠烫jingye,安静地等着下一根r0u物的t0ng弄……

  很快,第二个,第三个……

  这些学生们似乎早已经习惯了zachax,又年纪不大,正是生龙活虎的时候,力气十足。沈嘉玉被他们一个个钳住了腰t,si命地t0ng弄着nvx与yg0ng,很快便被c得浑身发抖,泣不成声。生理室不同他单独辅导的生理课,面对的却是全校师生。许多学生r0u着他的pgu,g着他的nengb,将jingyeshej1n他又sh又cha0的子g0ng,心满意足地离开后,便要去教室大肆宣扬一番沈嘉玉的好,于是更多的学生便成群结队地来到这生理室,组团来探望这位新进学校的生理老师。

  不过区区一上午,沈嘉玉便已经接待了二十多位学生,子g0ng内s满了学生们留下的jingye,涨的那小腹都微微地凸了起来。他整个人被g得神志昏散,nvy更是狼藉一片,糊满了黏答答的白浊。pgu肿得宛如一只饱满熟透的水蜜桃,鲜红肿neng,随手一r0u,便柔腻腻地流着水,诱惑至极。

  那些学生们进了屋子,瞧见那嵌在墙上、受着轮番j1any1n的壁尻,更是兴奋无b,恨不得将这只雪白pgu玩弄得红r0u翻出,只能哀哀y叫。一个又一个的学生顶替上前面人掏出的roubang,狠狠杀进这娇neng壁尻的子g0ng里,用腥烫稠腻的jingyes满对方的g0ng腔。滑腻软红的nvxsh漉漉的含着他们的roubang,用力夹弄,又含又x1。一gugu的浓稠白ye从那完全松垮了的sh软g0ng口内哧溜溜地喷出来,溅在肥肿y红的pgu上。腿根儿sh的一塌糊涂,满是红痕的肌r0u一下下地无力ch0u动着,jingye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沈嘉玉尖叫一声,忽地狂喷出一道尿ye来,捂着涨大的肚子,骤地昏si了过去。

章节目录